首页 | 入党导航 | 学院党建 | 学习园地 | 党员风采 | 家之简介 | 学院主页 | 学校主页
  首页->党员风采

和“莫拉克”战斗:桐庐两位好乡长牺牲前的七天七夜
[ 阅读次数:1617 | 更新时间:2009-10-9 8:57:49 | 发布部门:团委 ]

和“莫拉克”战斗桐庐两位好乡长牺牲前的七天七夜

稿件来源:钱江晚报

    “游溪边的茅草丛中,再用手摸摸;下游水库里,用鱼网拉拉,我们一定要找到两位乡长……”这两天,桐庐县新合乡党委副书记朱红亮,一直带着村民在桐庐芦茨溪水中寻找两位在洪水中失踪的乡长。

    自8月13日深夜,乡长陈柱平、副乡长钟伟良被洪水冲走后,这两天,每天都有300多村民和搜救人员在全力搜寻,朱红亮更是难过得睡不好吃不香,眼睛整天红红的。

    昨天上午7时30分,在事发地下游2公里处的龙门湾码头附近,乡长陈柱平的遗体,被搜救人员发现并打捞上岸。至昨晚6时,副乡长钟伟良的遗体没有找到,他们还在日夜搜索。

    记者多方打探,还原了两位乡长失踪前的几天几夜。

陈柱平和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在和“莫拉克”战斗

    出事前,他们已经7天7夜连续抗台。8月7日上午,台风“莫拉克”影响浙江省,按照部署,乡长陈柱平和主要乡干部分别带队,对全乡展开排查、转移、安置等工作。

    陈柱平和村干部一起,圈定了需要转移安置的村民名单,列出了可能发生地质灾害的地点,他们走进住在危房和可能发生地质灾害的村民家中,挨家挨户劝说村民转移。

    9日晚,“莫拉克”带来强降雨,陈柱平和村干部一起,踩着积水查看每一间危房、每一条堤坝、每一个地质塌方点。他不停地走村入户,检查防洪事项,还不忘叫新合乡党委副书记朱红亮,给每个抗台驻村点买些方便面,为受灾村民解决温饱问题。

    回忆当晚的情景,朱红亮抹着眼泪说:“我把方便面送到每个驻村点,村干部和参加抗台的村民很感动,都拍着胸脯保证,一定好好坚守岗位。”

    9号那一晚,陈柱平一夜没合眼。10日早上6点不到,陈柱平又出现在了防洪一线,检查每一个村的受灾情况。每到一处,他都反复叮嘱每一个驻村干部,一定要到岗到位,决不能出丝毫差错。

    由于“莫拉克”带来的连续降雨,新合乡水库水位已达到历史最高点,几个村子很快汪洋一片。在齐腰深的水中,副乡长钟伟良带领党员干部们,一边拿着高音喇叭,指挥群众向高处转移;一边挨家挨户敲门查看,生怕漏下一个人。9日凌晨2点多,村民们全部转移到了安全地带。而此时,钟伟良也已成了“泥人”。

    “直到10日凌晨3点多钟,他才回到村委会,头下垫了两本书,人往办公桌上一躺,就睡着了。”与钟伟良同一个办公室的朱红亮说到这里,已经哭得眼睛红肿。

    那场令人揪心的雨啊……

    “莫拉克”渐渐远去,陈柱平和钟伟良在轮流值班了两天之后,13日上午,再次下村,分头检查。

    检查中,他俩发现坑口工业区内有一处低洼地带,旁边的一幢房子墙壁出现裂缝,陈柱平立即叮嘱值班干部,务必将低洼处进行填平处理。同时,到房内进行察看,要求房内住户全部撤出,保证生命安全。

    下午2点左右,陈柱平、钟伟良回到桐庐县城,分头向县各有关部门反映了灾情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6点多,天空又开始下起了令人揪心的雨。看着窗外的雨越来越密,陈柱平的心又忐忑了。他拿起电话,拨通了乡值班领导的电话,“老李,桐庐下雨了,咱乡情况怎么样,那35户住在危旧房的村民,千万要当心啊。雨大的话,一定要及时转移。”

    夜深了,雨越下越大,陈柱平也越来越放心不下35户危旧房中村民的安危。晚上10时多,他打电话了解乡里的汛情,桐庐县观测站3小时最大降雨量富春江坝上达到191毫米。下这么大的雨,住在危房里的村民肯定会不知所措,如果出了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容不得喘息,乡长陈柱平匆匆与妻子告别,带上钟伟良,立即赶往新合乡。谁知道这一去,竟成了永别……

    在20省道桐庐芦茨段,路的一侧是大山,另一侧是水流湍急的芦茨溪。在行至20省道芦茨段时,道路突然塌方,陈柱平和钟伟良乘坐的车子坠入水位暴涨的芦茨溪中。

钟伟良和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盼着房价下跌,好在县城安家

    “太可惜了!”新合乡党委书记方义成一提起自己的搭档,热泪盈眶。方义成说,新合乡是桐庐县最偏僻的乡镇,而引坑村更是要翻山越岭才能达到。一旦工作起来,钟伟良就会几天住在这里不回家。在钟伟良担任新合乡引坑村驻村干部几年时间里,引坑村建立了蜜梨基地,并成立了蜜梨专业合作社和土蜂专业合作社。

    作为多年在同一办公室的同事,朱红亮比谁都清楚钟伟良的情况,朱红亮告诉记者,“其实,钟伟良的家庭条件一直比较困难,可他从来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。”钟伟良的妻子在横村镇某针织厂打工,今年刚刚10岁的女儿,在桐庐一所小学上学。每天,钟伟良要从横村骑着摩托车到桐庐,再乘坐去新合的班车上班。晚上回家也是如此。“好几次,我都催他在桐庐买套房子,但他总说再看看,家里的经济条件还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这一拖,竟然成了永远都不能完成的事。”朱红亮红着双眼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“钟伟良想在桐庐安个家已经想了好多年了,今年上半年,他多次跟我说起,房价跌了想要在桐庐买套房,但由于之前驻村时,以个人名义给村子里修路贷的那笔款还没还清,他不能用公积金贷款买房。”莪山畲族乡民族村书记姚良明深知钟伟良的难处,于是,在7月中旬,他用个人的存款,替村里还了钟伟良之前贷的款。

    “算起来,还有2000多元没有还,伟良说算了,2000多元当捐给村里的吧。”姚良明说,其实他知道,2000多元钱可是钟伟良一个月的工资。

    记者 孙连兴 通讯员 程大鹏 潘青霞 戴惠芬

 

 


打印此文 | 关闭窗口


 
©版权所有 2003-2008 浙江广播电视大学党员之家.
技术支持 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直属学院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