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入党导航 | 学院党建 | 学习园地 | 党员风采 | 家之简介 | 学院主页 | 学校主页
  首页->党员风采

一心为民的好村官——追记奉化市石门村村委会主任毛文国
[ 阅读次数:1650 | 更新时间:2009-10-15 8:40:52 | 发布部门:团委 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来源:浙江日报)
一心为民的好村官

——追记奉化市石门村村委会主任毛文国

本报记者 李建新 张品方 陈醉 通讯员 徐猛挺

  百姓至今仍在怀念他——奉化石门村村委会主任毛文国。

  低保户毛杏孝每次走过村委会办公室楼下,总要深情凝望二楼毛文国生前的办公室,他依然觉得毛文国还没有走,正在那敞开大门倾听百姓疾苦,千方百计解决群众困难。一位基层党员干部满怀热忱、执政为民、爱民惠民的高大身影似乎还在眼前。

  毛文国留下的笔记本里,夹着画了一半的草图,简单勾勒出来的房屋是村里未来的农家乐,一条宽阔的马路直通门前,这正是毛文国殉职当天还在跟人洽谈的项目。他根据科学发展观的要求,呕心沥血为新农村建设规划着一个又一个富民工程。

  毛文国最爱竹子,在他眼里,竹子咬定青山,无私奉献,谦和虚心,高风亮节。这,正是这位基层党员高尚品德的真实写照。

  “越是危难的时候,越要坚守在群众身边”

  8月9日16时20分,台风“莫拉克”在福建霞浦县沿海登陆。

  下午5时,奉化石门村,瓢泼大雨倾盆而下。看到毛文国又要赶着去村里值班,妻子毛嫩叶拦住他:“又要值一夜的班,你先吃了再走。”毛文国盛了一小碗饭,胡乱扒了几口,匆匆换了一件衣服,就走出家门……

  “这是他最后一顿晚餐啊!”妻子一直忘不了丈夫最后的身影。

  毛文国生命中最后的40个小时,就这样定格在家人和村民的脑海里——

  8月8日一早,石门村党支部书记毛方表把村干部们召集起来,按照上级的要求,部署全村抗台工作。当天下午,毛文国就和村文书毛范芳等人开始在村里巡查。

  9日上午,毛文国按照村里选定的需要转移安置的人员名单,挨家挨户劝说村民转移。半山腰住着一对毛姓老夫妇,因腿脚不方便,怎么劝都不肯转移。毛文国把老人拉到门口,指着被雨水浸泡得发黑的板墙和有些松动的屋基给他看,老人这才答应搬走。毛文国还塞给他们100元作车费,催促老人赶快下山投奔亲戚。

  下午4时许,毛文国又一刻不停地走进几户村民家中,再次劝说他们及时转移安置。在家吃完最后一顿匆忙的晚饭后,他又赶到办公室值班。晚上8时和9时,他开着自家的桑塔纳轿车,和毛范芳先后两次出门巡查。

  暴雨仍然不停地落下。村民们谁也不曾料到,这场台风带来的大暴雨竟然是该村90年一遇。事后,奉化溪口水文站报告说,8月9日晚上8时至10时30分,石门村降雨量高达253毫米。

  晚上10时许,正在办公室泡方便面充饥的毛文国接到一个村民急促的电话:“菜场的小店房墙出现松动,里面可能还有人……”未等对方说完,毛文国就迅速拿起雨伞,和毛范芳一起冲出办公室。

  冒着瓢泼大雨,毛文国把车开到了菜场小店边上,把车停在河边的马路上,他们蹚过及膝的积水,走到小店门口,发现小店里的货柜都被洪水冲了出来。“里面有人吗?”他一边喊着,一边和村民毛能定一起用力顶起小店的卷帘门,把身子探进里面。搜寻一番,确认没人后,毛文国才放心地走开。

  积水越来越深。“你到旁边几户再看看,有没有人还没转移,我把车挪一下,别挡了村民逃生的路”,毛能定回忆起当时情景,他看到毛文国走向汽车的背影,坚定而高大。毛文国打开车门,刚刚坐进驾驶室,一股巨大的山洪就从山坡翻滚而下,迅速将毛文国连人带车卷入溪流,瞬间踪影全无。

  10日中午,毛文国的遗体在离石门溪15公里处的剡溪里被找到。

  “他是为了我们才走的啊!”菜场小店主人毛苏恩听到毛文国殉职的消息后,泣不成声。在毛文国的追悼会上,许多村民一大早步行几小时、走过冲毁的山路,赶到奉化殡仪馆,来为他们的好主任送最后一程。70多岁的竺宝菊连续3天在殡仪馆陪伴着毛文国,她抹着眼泪说:“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呢,大家还指望你为村里办事呢,我反正没什么用场,让我替你去好了。”

  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,一个村干部,在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刻,挺身而出,用生命谱写了一曲人生的壮歌。

  “最大的满足就是百姓从小事中感受到党的温暖”

  “毛水永,房屋需维修……”

  笔记本上简短几个字,是毛文国还来不及兑现的承诺。毛文国殉职后,人们在他的办公室里找到了10多本大大小小的工作笔记,记的大多是村民们的“小事”。

  毛水永住在石门村最偏远的自然村,村庄被高低不平的山路包围着。一天大清早,毛水永打开门,就见毛文国满身泥泞地站在门口。从石门村出发到他家有十多里山路,起码要走上40分钟。

  毛水永一跛一跛地把村主任迎进门。毛文国像往常一样边嘘寒问暖,边细心打量起屋子的角角落落:木楼已经很破旧,支撑房梁的柱子有些变形,今年雨水特别多,墙壁上还残留着渗漏的斑斑水渍……“天气慢慢转凉,住在四面漏风的房子里肯定受不了。”毛文国当即决定帮毛水永修房子。

  “我们的事哪怕再小,毛村长都看在眼里。”毛水永说。(下转第二版)

  (上接第一版) 毛文国办公室的墙壁上挂着3张表格,详细登记了98位残疾人、76位低保人员、375位低收入农户的情况,上面已被圈画得密密麻麻,这家有孩子考上了大学,那家有人生病缺钱、那户残疾人要体检……

  毛文国自从当上村主任,就再也没有休息天,每天早上6点多出门,晚上很晚才回家,足迹踏遍石门村的角角落落。家里人不理解,“村主任是个芝麻绿豆官,哪有整天不着家,什么事都管的。”毛文国总是笑笑说:“村干部是最小的官,不管小事管什么?”

  石门村地处山区,60多个村民聚居点散落在14平方公里的高山上,山势险峻,道路崎岖,毛文国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,走村串户,落下了痛风的顽疾。看他一瘸一拐地翻山越岭,弟弟毛云国不忍心,帮他买了辆二手车代步。村里能开车的公路只有17公里长,他一年就开了2万多公里,民生民情,摸得一清二楚。

  毛文国爱管事,村民们有事都爱找他说。毛文国家的客厅找不到平常人家都有的沙发,却有大大小小十多把椅子,村民来得多时还坐不下呢。许多时候,毛文国还没起床,就有村民等在家门口;夜深了,他仍在跟村民们“秉烛夜谈”。

  毛文国常说:“我最大的满足,就是让群众从我们身上感到党的温暖!”

  2007年正月初九,家家户户还沉浸在过年的热闹中,毛文国心里牵挂着困难群众,尽管年前他已去慰问过。他不放心,索性扔下一大堆亲戚,拉上弟弟毛云国一起进村看望困难群众。

  他们来到长龙头自然村一对六七十岁的老夫妇家中,女儿远嫁他乡,家里显得冷冷清清,桌上摆着“过年大餐”:一碗咸笋、几碗小菜。空空如也的房子里,女儿过年前刚送来的两个大烟花特别显眼,他们舍不得放,想托毛文国帮忙卖掉。

  见状,毛文国谎称父亲要过生日,以比市面价高一倍的价格买下烟花,还自掏腰包塞给老夫妇200元钱,怕他们不肯收,他告诉老人政府送来了慰问金。站在一旁的弟弟也被深深打动,拿出200元钱给老人。

  “党和政府时时刻刻都记着我们哪!”老人颤抖的手紧紧握着毛文国的手,嘴里一直念叨着。

  正是从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上,老百姓感受到共产党员的先进性,感受到基层干部情系百姓,爱民助民的高尚情怀。百姓的口碑就是最高的奖赏,百姓的信任就是最大的回报。2005年6月毛文国当选为石门村第一任村民委员会主任后,2008年又以高票连任。

  “村民的大事小事就是村干部的急事要事”

  “村民的事是急事,家里的事不急。”担任村主任以来,毛文国对村民有求必应,对自家的事儿,总是一拖再拖。

  10年前,毛文国家里办了个竹制品加工厂,擅长机械修理的他,设备坏了总是自己修理,自从忙上村里的事,自家工厂里的机器坏了没人修。一次,妻子毛嫩叶在工厂里干活,看到毛文国在对面的家门口洗漱,赶紧过去“逮”他修机器,结果,就这短短的四五米路,毛文国已不见踪影。

  “自家的机器坏了,他总说没时间修,可别人家的机器坏了,他揣上工具就走了。”妻子毛嫩叶为此颇多怨言。

  今年“五一”节前的一个晚上,长龙头村村民打来电话求助,村子里唯一一台轧粉机基架损坏了,山村过节轧米粉做馒头可全靠这台“老爷机”。

  来不及扒几口晚饭,毛文国就开着他的桑塔纳上山去了,从几十里外的长龙头村载回基架连夜修理焊接,叮叮当当的敲打声持续到深夜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赶在村民起床之前就把机器送回长龙头村。

  “人家换个灯泡、煤气瓶,都是男人的事,我们家却是妈妈做的。因为爸爸帮别人做事还来不及呢。”毛文国的女儿也在“抱怨”,更不能原谅他的,还有毛文国的母亲。

  今年6月,毛文国正在村里协调一个重要项目,家里打来紧急电话:母亲脑梗塞情况危急,要马上送医院治疗。

  毛文国的心沉甸甸的,但考虑到项目关乎全村,他还是拨通了朋友的电话,拜托他们送母亲去市人民医院。神情恍惚的母亲在病榻上一遍遍呼唤儿子的名字。母亲住院半个多月,毛文国只去看望过一次,就匆匆离开又去忙碌村里的事了。

  站起来是把伞,为百姓遮风挡雨;俯下身是头牛,为人民鞠躬尽瘁。毛文国总说:“群众把我们看作希望,我们不能让群众失望。”为帮助群众解决困难,毛文国自己倾其所有,这五百那一千,至今还欠了10多万元的债。

  50多岁的毛老汉一家原本生活比较宽裕,因患癌症拖垮了这个家庭,仅医疗费就花去了27万元,生活陷入困境。当时,村里扶贫救济款指标早已用完。毛文国闻讯后即从家中拿了500元给他,事后对方知道是毛文国自己掏钱,要退还给他,毛文国笑着说,该用的钱,公家个人都一样。

  毛老汉化疗抓药缺钱,毛文国总是及时送上。自己每个月700元工资不够,毛文国又打起亲朋好友的主意。

  2007年立夏,弟弟毛云国带着十多个朋友来村里玩,毛文国主动“请缨”陪他们游玩,不知不觉中,毛文国把他们引到了毛老汉家中,指着叠在墙角的一堆麻绳,说毛老汉身体不好,无力把这些麻绳运到山下卖,眼看就要烂在家中了。

  朋友们纷纷出钱购买,换来3000多元收入,够毛老汉一年的药费了。

  群众在党员干部心中分量有多重,党员干部在群众心中的分量就有多重。毛文国出事当晚,毛老汉心急如焚,在老伴搀扶下冒着大雨出门寻找,没有电,他们就点着老式的煤油灯照明;没有灯罩,走几步灯就被风吹灭,他们重新点上,继续找;村里的路已经被水淹没,他们一路走,一路呼喊,一路祈祷。毛文国走后,80多岁的村民毛康达含泪剪下报纸上的有关他的事迹报道,装订成册。

  “我们的本事就是让老百姓的口袋鼓起来”

  “当官就是要让百姓的口袋鼓起来,如果只想着自己发财,钱越多心里越不踏实”,这就是毛文国的价值观。

  在毛文国家的工厂里,至今还摆放着1万多件发霉的毛竹工艺制品,这批本该7月10日前发的货,只因他忙于村务,订单一次次被“拖延”。在客户眼里,他成了最没有诚信的供货商,可是,在百姓心中,他是一个对党的事业无比忠诚、对百姓的承诺践行守信的好干部。

  石门村是一个有着3000多人口的大村,近几年,村里的青壮劳力大都外出打工做生意去了,留下了大片的毛竹山和“老弱病残”比例很高的1000多村民。

  过去,毛文国的家庭工厂生意红火,每年能赚十多万。2005年毛文国当上了村主任,就把自己经营良好的竹木加工企业放在了一边,大部分精力投入到扶贫帮困、带领群众致富的工作中。在毛文国和一帮致富能人的引导带动下,小山村因地制宜,办起了10多家毛竹深加工企业,搔痒耙、竹筷子等产品远销海内外,每年销售额达到300万元。村民的毛竹不出村,就可卖得一个好价钱,人均收入从原先1000多元提高到3400元。

  去年,遇到世界经济不景气,石门村的竹制品出口订单锐减,毛文国心急如焚。刚巧,一个老客户与他签订了一笔12万元的外贸单子,这可是这些年来他接到的最大的一笔订单,他心想,这段时间村里的事情很多,他没时间完成这个订单,何况许多加工户已经好几个月没接到活干了,他瞒着家人,悄悄把这个单子让给了其他加工户。

  村民的腰包鼓起来了,可毛文国的家庭工厂却因常常不能按时履行合同,订单越来越少,年收入不到2万元,家里开支逐渐入不敷出,而他在外面慷慨解囊,扶贫帮困,连女儿读书的费用也无力承担,靠亲戚资助。走进这个村主任的家,只有3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,见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和电器。毛文国去世后,家里没有存款,只有10多万的欠款和一叠没来得及报销的发票。

  有人说他傻,官越当越穷,毛文国却总说自己“赚”大了。“我虽然失去了一些小钱,可我赚到了百姓的心,在石门村,不管哪一家,都有我的一口饭吃。”

  毛文国常说,百姓的眼睛是一面镜子,干部是贪是廉照得清清楚楚。

  一次,一个村民的孩子考上了大学,毛文国为他争取了几千元的奖励,为了感谢,这位村民带着一条高档烟来到毛文国的家,经过再三推辞,村民不高兴了,撂下烟就走了。事后,毛文国让女儿把烟送还了人家。从此,毛文国戒了烟。

  石门村60多个自然村的村民,都认得毛文国的那辆黑色桑塔纳。开着这辆车,他与村班子成员一起谋划发展大计,替村民琢磨致富门路,为许多村民送米,给上医院的村民当“车夫”……毛文国每年只能从村里领到3000元车贴,但他每天为村民奔波,每月汽车开销就超过800多元,多报销一点车费也在情理之中,毛文国却从没动过这个念头。

  公正廉洁,不徇私情,干部才能站得直说得响,毛文国始终坚信这一点。

  村老年活动中心工程接近尾声,毛文国的一位擅长油漆活的好朋友找上门来,前几年,村里修桥铺路做公益,毛文国曾多次找他捐钱,这回他找上门来,想让毛文国私下里把活动中心的油漆业务交给他做。

  “这可不行,你来参加招标吧,谁的质量好、价格便宜就给谁做。”毛文国一口回绝了好友的请求,也就在那天,毛文国在自己的工作笔记中慎重写下:“招标最重要的是公正、公平,做人也一样”。

  “新农村的蓝图,靠我们的努力才能变为现实”

  “汽车跳,石门到”,虽然石门村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,磕磕绊绊的石子路却挡住了山民的致富道。一根毛竹从山里辛辛苦苦背出来,只能卖1毛钱,哪年哪月才富得起来?

  2005年村委委员换届选举时,毛文国和整个村班子,接过的是负债2.5万元的“空壳村”,集体经济只靠微薄的房租收入,每年不到3万元。“科学发展路为先”,村领导班子统一认识,石门村新农村蓝图就从“山路变通途”开始。

  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开山修路,搞新农村建设,对这个穷村大村来说,简直是“天方夜谭”。为了筹资,毛文国几乎跑断了腿、说破了嘴,求遍了村子里所有有“路子”的人,跟村里沾亲带故的人,都成了他“化缘”的对象,如今整个石门村修建起了7.8公里高石公路,平坦的水泥路直通各个小村庄。

  金竹地自然村被大山围绕,一直没有通上水泥路。村里住着100多户村民,出门就是陡峭的山路,遇上雨天,村路泥泞,不知道滑倒了多少村民。特别是到了晚上,村民只能一脚高一脚低、扯着路边的树木摸瞎走路回家。

  为金竹地自然村修路势在必行,村里经费却已捉襟见肘,毛文国和他的村班子决定自筹资金。一次,得知石门村籍的几个企业老总在奉化市开会,毛文国“厚着脸皮”找上门游说,靠着三千、五千“讨”来的资金,金竹地自然村泥泞的山路铺上了石板。

  “通路,更要通路灯。”毛文国的大胆设想,曾在村里引起不少议论,有人说,村里等着花钱的地方还多着,几十年没路灯还不照样过日子。毛文国顶着压力,跑来1.3万元的赞助,硬是帮助金竹地自然村安装了20盏路灯。

  新农村的蓝图,光靠嘴皮子是画不出来的,毛文国和村里一班人踏遍青山,从科学发展的角度,谋划着石门村的未来,一有空,他就在笔记本上圈圈画画,“设计”着一项又一项的新农村工程,就在毛文国殉职那天下午,他还在和人洽谈投资村里的农家乐项目。

  2006年初,他们从奉化请来专家作参谋,成立了大雷山旅游景点经营有限公司,因地制宜开发乡村游项目。长1.5公里、落差40米的一条山溪,如今成了有名的漂流景点,有效增加了村级经济收入累计近20万元。

  新农村的美好蓝图,正在毛文国一班人的努力下,一点点化为现实:

  一座独具特色的村牌楼矗立村口;露天菜场换成了拥有6间房子、水泥地坪的新菜场;4000多平方米的2个健身娱乐场成为村民们的最爱……石门村环境优美,基础设施建设蒸蒸日上,不但村民安居乐业,还吸引了许多山外的游客,新农村不再是石门村村民的梦想。


 


打印此文 | 关闭窗口


 
©版权所有 2003-2008 浙江广播电视大学党员之家.
技术支持 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直属学院
<